• <menu id="e0kgs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e0kgs"><u id="e0kgs"></u></input><input id="e0kgs"></input>
  • 德心融合
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德育天地>德心融合 > 詳細內容

    今天我們該怎樣當父母?

    來源:德育處 林玉紅作者:更新時間:2015年04月13日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   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——

        18歲那年,我和父親大吵一架。原因是為填志愿與父親意見不一致。

        我堅持了自己的志愿,沒有聽家里的。父親以為一片好心卻不被理解,一向聽話的我竟敢反對他,便發火大罵我“不孝”。而我認為我有權利對自己的前途負責,便說:“誰也不能把意志強加于我!

        一聽這話,父親勃然大怒,拍案罵道:“大膽!你是我生的,若在舊社會打死你也不犯法!你給我滾出去!

        我真的一甩袖子住到姨媽家去了。

        這件事最后以父親妥協了結。但從此父子之間變得冷漠而隔膜起來。現在回想此事,父親的好心是不容置疑的,我還是非常熱愛他,因為他為我們付出了一生的心血。但我總感到遺憾:為什么父子之間不能從一開始便是朋友而平等相處呢……

        是啊,為什么父母和孩子為什么不能做朋友?

        孩子們渴望父母能成為他們的朋友!

    我們以中學生為對象的調查中有這樣一個問題:你期望的理想的親子關系是怎樣的?面對這一問題,孩子們幾乎一致選擇:親子如朋友。

     

        朋友是什么?

        朋友就是彼此有交情的人,《現代漢語詞典》如是說。對嗎?也對。但遠遠不夠。因交往而感情者,可以是師生,可以是干群,可以是官兵,可以是夫妻,也可以是親子,但并不就一定是朋友。看來,“朋友”除了感情之外,還有更本質的東西。

        我們且來為“朋友”尋一回根。

        “朋”字,本義是古代貨幣單位,相傳五貝為一系,兩系為一朋。甲骨文的朋字就是兩系串起來的貝殼的象形。后來,有了“同門日朋”的意思,“朋”指受業于同一老師的人。

        “友”字,在甲骨文里像順著同一方向的兩只手,表示以手互相幫助之意。后來有了“同志為友”的意思,“友”指有共同理想共同志向的人。

        同門為“朋”。同志為“友”,合起來便是“朋友”。這樣看,朋友當指有共同師承或有共同志向的人。至此,我們不難發現,朋友之間人際關系的實質是什么?兩個字:平等。不論古人造字時稱兩串貝為“朋”,兩只手為“友”,還是后人的同門為“朋”,同志為“友”,如此漫長的歷史長卷竟賦予“朋友”一個永恒的內蘊——平等。

        于是,人們把朋友定位于人際關系的理想境界。這是人們共同的永遠的追求,追求人與人之間潤澤于情感之中的平等。人們追求著平等,人們渴望著平等,人們也創造著平等。人們共同的努力推動了歷史的進步。今天,人們終于享有了更多的平等,人們擁有了更多的朋友。

        于是,師生可以是朋友,干群可以是朋友,官兵可以是朋友,夫妻可以是朋友……

        在走進新世紀的今天,親子又何妨是朋友?

    然而,我們面對的現實是,親子做朋友還是那樣難。類似前面的故事還常常讓我們感到是那么似曾相識。

     

        這是為什么?

        有人說是“代溝”所致。這有一定道理。父母與子女是兩代人,由于生活的社會背景及個人經歷的不同,兩代人之間對一些社會問題的價值評判和自我感受,存在著差異、隔膜乃至對立。這便是社會心理學上所說的“代溝”。代溝的確會導致親子間的心理不相容和情感不融洽,以至難于朋友般地相處。但是,通過親子間有效地溝通,是可以消除代溝的。如果把親子難于做朋友僅僅歸結為代溝,就實在是以偏概全了。

        親子難于做朋友的根源,是至今還頑固地盤踞在人們頭腦中不肯退位的“父為子綱”,是親子關系的不平等。

        “父為子綱”,是封建社會親子關系的準則。在這種關系下,父母的意志就是子女的意志,父母的話對子女來說就是法律,必須無條件地服從。如若違抗,可以任意懲處,甚至可以處死不負任何法律責任,如同“君要臣死,臣不敢不死”一樣,“父叫子亡,子不得不亡”。要不,《紅樓夢》中的賈寶玉,何至于其父一聲傳喚,就嚇得半天也邁不出一步?多少年來,我們中國人就是在這樣的親子關系中生活過來的。

        今天,“父為子綱”早被推翻,但如今還沒徹底消亡。幾千年封建社會的余毒根深蒂固,“父為子綱”的觀念還在一些人頭腦中殘存。這就是在許多家庭中,親子之間還存在著的事實上的不平等。

        在不少家庭中親子間還不能平等相處。子女的事,一切由家長做主,不看重子女的人格,強迫子女按家長意志行事,動輒打罵,施以體罰,甚至體罰子女致殘致死!這豈是一個“代溝”可以了得?

        但是,隨著社會政治生活的民主化,社會需要一代新人具有民主、平等、自主、自強的意識。新的一代也在主動追求民主、平等、自主、自強,追求自身價值和實現個性的充分發展。家庭生活也必將日益民主化,平等的親子關系模式必將日益發展和強化。這是一股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。如果父母的教育觀念不更新,不主動調整親子關系,勢必造成親子關系的緊張,父母就會喪失教育子女的主動權。

        因此,親子還是應該做朋友。

        朋友,已經并正在成為親子關系的一道最親最美的風景線。

        在歐美國家的家庭里,一般親子關系是比較平等的。在我們國家較開明的家庭里,也有越來越多的親子能平等相處。親子如朋友的故事,正在匯成一縷縷清新的風,吹進越來越多的家庭。

    您也許說,親子做朋友是件好事,可跟幾歲的孩子也可以做朋友嗎?

     

        您聽這位父親怎么說——

        在兒子心目中,我與他有著父子和朋友的雙重關系。這種關系的建立,還要從“玩”上說起。

        愛玩是孩子的天性,跟孩子同玩也是初建親情的過程。一天,我帶兒子買來塑料球,一球多用,我倆可以用腳踢“足球”,可以用羽毛球拍打“網球”,也可以掛上塑料網投“籃球”。除了玩球,兒子喜歡的活動,我都參與,我們成了不分老幼的“玩友”,玩中,我們講究的是平等。

        后來,結合兒子左撇子的特點,我們給他制訂了練習拉小提琴的計劃,目的是全面培養孩子的素質,不指望成為藝術家,仍然定位于“玩”。第一次“上課”,兒子的注意力像被磁石吸引住了一樣,來了興趣。可時間一長,竟將小提琴扔在地上,哭著說:“你告訴我,什么時候才能學會啊?”對幾歲的孩子光講大道理不行。我們還是講平等,換個玩法:把每天一個小時的訓練改為我和兒子交替拉,比賽拉,孩子又能堅持下來了,而且訓練水平漸入佳境,經過幾年的訓練,順利通過了小提琴級別考試。

        孩子上學了。一天中午,老師為孩子沒完成作業把我請到了學校。在教室里,面對老師和同學,我特別尷尬,恨不得打兒子一頓。回到家里,我平靜下來,感到應該和兒子平等地溝通,應該把自己擺在朋友的位置上。吃晚飯時,全家在一起說了許多知心話,兒子靜靜地聽著,想著。我們一起討論著怎樣把學習搞好的問題。

        我感覺,把自己跟孩子擺在平等的位置上,從孩子小時候就能做起,也讓我嘗到了甜頭……

    家長朋友,相信親子如朋友這縷清新的風也會吹進您的家中。相信您能夠扮演好新世紀的父母的角色,當一個與時代要求相適應的好爸爸好媽媽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[打印文章] [收藏本頁]
    悠悠资源网_uuzyz先锋影音资源_影音先锋资源男人站-悠悠影院